集物

搜索
集物 门户 头条 查看内容

隔壁老王,为何翻墙?

2020-4-21 10:44| 发布者: T| 查看: 1| 评论: 0

摘要: 老板的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谁能想到,5亿身家的上市公司中电电机创始人会翻墙“窃”取商业机密?竞争对手华永电机的保安想到了。01 开着奥迪A8来“翻墙”4月18日是一个周六,通常意义上的休息日,当天下午中 ...
老板的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谁能想到,5亿身家的上市公司中电电机创始人会翻墙“窃”取商业机密?

竞争对手华永电机的保安想到了。

01 开着奥迪A8来“翻墙”

4月18日是一个周六,通常意义上的休息日,当天下午中电电机创始人、原董事长现总经理王建裕没有休息,而是穿上西装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微服私访”。

从监控录像和华永电机披露信息来看,王总在华永电机的车间转悠了一圈,对着包括大功率海上电机在内的新产品及生产线一顿猛拍,华永电机说这些设备是公司的最新技术产品,所以其已涉嫌“窃取我们最核心的商业机密”。

其实,王总是有机会撤离现场的。

在车间里面转悠被发现后,王总在华永电机的“监视”下离开厂区。或许是为了故作淡定,掩盖此前的行踪。王总在出去的时候又顺道去食堂和操场“视察”了一番,本以为此举将令华永电机放松警惕,误以为是公司贵客或是熟人来访,却不想正是这一反常举动引起了华永方面的注意,对方反而控制了王总,并报了警。

在警方到来之前的一段时间里,王总曾试图抽身离开,但被华永电机保安控制,并被带到门卫室“问话”。

据保安所述,王建裕被带进门卫室之后有一些紧张,一开始并没有交待自己身份。“因来路不明,我们要求他将手机拿出检查,才发现他手机中已经拍有很多厂里设备的照片,于是当即要求他将这些照片全部删除。他删照片时,我发现有些照片的部件和我们的看上去差不多,他说是他们厂里的,所以可以判断他是同行了”。

直到此时王总的身份才暴露,不能不说那一身西装起了很好的伪装作用,不过更重要的恐怕还是王总从底子里透露出来的上市公司老总的那份淡定“迷惑”了华永的保安。

“他的穿着一看就是中层干部的样子:西装、皮鞋很整齐,还戴着副眼镜。”华永电机保安描述了王建裕当时的外貌。他坦言,就王建裕的穿着来看,真的不敢相信他会翻墙进入,这还是看了监控才知道的。

可能在这位保安小哥的眼中,公司的中层干部才是他能接受的翻墙而入的最高级别了,不料来者竟然是上市公司老板。

但是“翻墙”一说尚未得到实锤佐证。

中电电机4月20日发布的公告称,王建裕“目前没有被采取人身强制措施,也未收到相关部门的立案调查通知,可以正常履职,不受影响”。

有媒体报道称,王建裕在回应指控时辩解称其进入华永电机厂区是为了做收购尽调,但这一说法遭到了华永电机的否认。

华永电机称通过查看厂区门口监控录像,并没有看到王建裕进入的画面,而在厂区东南角围墙处有一块无人看守的空地,围墙也只有1.7米高,以王建裕近一米八的身高完全能够翻墙而入。

华永电机董事吴谢良向媒体介绍,王建裕所驾驶的奥迪A8轿车就停在公司门口,而他翻墙地点距门口约50米至100米之间,“公司有一块200亩左右的空地,那里有个小土坡,围墙高度在1.7米左右,应该就是从那里翻墙进来的,我们也不理解,但我们所说的都是实事求是。”

身价5亿的上市公司老总亲自“翻墙”盗窃商业机密,的确是好大一个瓜,但是事实究竟如何,尚无调查结论。

02 股价大涨,成交额放大十倍,王总身家再涨3千万

对于老板“翻墙”偷拍竞争对手一事,资本市场的投资者似乎很买账,20日中电电机股价应声大涨,当天以接近涨停开盘,盘中震荡,全天以6.42%涨幅收盘。

在“翻墙”事件爆出之前,中电电机股价已有近半年维持在低位,上一个交易日成交量只有1013万元,事件曝光后周一交易日成交量放大十倍达到1.18亿元,股价也创出近一个月新高。

截至2019年三季报(年报尚未披露)王建裕持有中电电机22.50%股权,为第一大股东,以4月20日中电电机总市值22.63亿元计,“翻墙”事件后中电电机的首个交易日大涨6.42%,为王建裕带来超过3300万元的身家涨幅。

翻个墙,翻出3000万。

原以为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不曾想有钱人稍微折腾一下竟然这么惊险刺激。

暴涨股价的背后,仿佛一众拿钱投票的投资者在对王建裕说: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其实,王建裕对于资本市场并不陌生,而其家族收割资本市场“韭菜”的利刃早已磨得锋利非常。

中电电机于2003年成立于无锡,2014年登陆A股上市,此前实控人是王建裕、王建凯、王盘荣三父子。

按照2018年中报披露,在中电电机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有九名自然人,前十大股东合计持股72.44%,其中王家三父子持股69.22%。而这还是王氏家族一路减持之后的持股比例。

事实上,自2017年11月首发上市股份解禁之后,王氏家族就开始了一路“卖卖卖”之旅。

2018年3月和6月,实控人之一的王盘荣首先减持,累计减持股份5.56%,共计套现1.99亿。

减持之后中电电机又忽然来了一波高送转,在2018年半年报的利润分配方案中,拟10股转4股,每股派0.8元,合计派发现金红利1344万、转增6720万股。

公司的股本由此前的1.68亿扩大至2.35亿。

以王氏家族高达70%的持股比例,高送转的首要受益人显然是他们,为此交易所曾发问询函高送转是否与后续减持有关,王氏家族马上来了个否认三连: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这边刚否认减持一说,那边就快速转让了股权。

等到2018年11月,中电电机忽然公告,王氏家族要将26.47%的股权转让给机构投资者宁波君拓和珠海方圆,同时还要让渡20.2%的投票权给后者。

交易完成后,王建裕、王建凯、王盘荣三人合计持股比例将从69.22%降至42.75%,拥有表决权的股权比例则从69.22%降至22.55%。

王氏家族此轮减持,一举套现2.25亿元。同时也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地位抽身。

吊诡的是,王氏家族曾言之凿凿,不因减持放弃上市公司控股地位。

2014年上市之时,王建裕、王建凯和王盘荣承诺,“本人所持股份的锁定期届满后两年内,在不丧失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地位,且不违反已作出的相关承诺的前提下,将存在对所持股份进行减持的可能性,但每年减持数量不超过上一年末所持股份数量的20%。”

然而此时距中电电机上市不过4年时间,王氏家族不惜违背上市承诺丧失控股地位也要大举减持的背后难免惹人生疑。

03 “庄家”坐庄失败,王氏家族“收割”有方

很多人说要不是这次创始人“翻墙”,压根不知道中电电机,毕竟才20多亿市值的中电电机太默默无闻了。

其实,中电电机并非泛泛之辈,而是早已成为资本猎物。

早在2015年底,庄家就盯上了中电电机,据证监会披露,在2015年12月到2016年7月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来自北京的“庄家”王凯就通过控制47个账户,连续买卖“中电电机”,并在账户组内账户之间交易“中电电机”,影响“中电电机”交易价格和交易量,也就是俗称的“坐庄”。

期间,上述账户组累计买入“中电电机”8792.31万股,买入金额约49.47亿元;卖出8792.30万股,卖出金额49.49亿元。

忙活了大半年,“庄家”在中电电机上一分钱没赚,还被证监会罚款300万元。

事实上,2015和2016年中电电机曾遭遇历史最差时期,营收和净利润均同比大减,2015、2016营业收入同比减少16.38%、15.40%,净利润同比减少21.29%、44.14%。上市三年业绩越做越差,早已令投资者失望至极,如何还能被“庄家”借势收割呢?

相反,等到王氏家族大举减持的2018年,中电电机的业绩像是得到了什么人的指点,忽然又来了个漂亮的大增。

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9.34%,净利润同比增长45.79%,均是上市以来最大增幅。

2019年年报尚未发布,根据中电电机业绩预告,2019年业绩猛涨,扣非净利润预计 7300 万元到 9800 万元,同比增加约3052万元到 5552万元,同比增长约71.86%到130.72%。

巧合的是,上述业绩预告发布后不久,王氏家族之一的王建凯又披露其减持计划,拟在半年期间内减持股份合计不超过 10,848,600 股,减持股份比例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 4.61%。

一旦减持完成,王建凯的持股比例将进一步缩减至13.84%。而王氏家族合计持股比例将由现在的40.95%缩减至36.34%。

事实上,去年王建凯就已不断减持中电电机,累计减持比例达1.8%。

不断减持的背后似乎暗示着王氏家族已无意继续深耕中电电机,大有套现离场之意。

直到上周六王建裕的一次特立独行的“翻墙”举动打破了这一猜想。

很难想象,王氏家族一边大举减持,一边又不惜屈尊去“窃取商业机密”,那么王建裕究竟是为了什么一定要去华永电机一看究竟呢?

《国产凌凌漆》剧照

难不成王总最近在看《国产凌凌漆》,研发出了“箱神”产品,借贵宝地一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